策马回到码头,周围的人都热情地跟吴良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把猎物拿去处理一下,晚上给大伙儿加菜。”

    气定神闲的吩咐一句,吴良翻身下马,走上大船,回到船舱时,正撞见便宜老子林震南。

    见外面闹腾的样子,林震南慈祥的笑道:“平儿,今天收获不错啊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,爹,给你说个事儿,你可要稳住!”吴良正色道。

    林震南不以为意,脸上的神色还相当欢愉,浑不知有何大事发生,笑道:“你小子不是去打猎了吗,难道是闯了什么祸?说吧,你爹我什么风浪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大事,小问题,我把青城派掌门余沧海的儿子杀了。”吴良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当是什么事,原来是把青......”

    林震南的笑容逐渐凝固,说到最后身体都有些僵硬,不敢置信的看着吴良:“平儿,你刚才说杀了谁?”

    “青城派掌门余沧海之子余人彦,这家伙出言不逊,我与他交手时杀了他。”吴良没有隐瞒,将当时的情况大致复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林震南气得跺脚:“糊涂啊,青城派立派数百年,门下英才济济,虽然赶不上少林、武当,可是跟嵩山、泰山、衡山、华山、恒山这五岳剑派,已算得上并驾齐驱,你将他儿子杀了,那余沧海岂能善罢甘休!”

    如今他已经辞官还乡,没有官职加身,创立的福威镖局虽开遍五湖四海,但能打的真没几个,虽然活动了改良的《辟邪剑法》,但毕竟修炼时间尚短,如今侃侃进入二流武者的行列,和青城派比起来,完全不是一个级别。

    这时王夫人走了过来,交谈一番,得知真相。

    王夫人开口道:“这事本就是青城派理亏,欺辱民女,死了活该,实在不行,我就请父亲出面,有金刀王家坐镇,想来青城派也不敢轻举妄动。”

    王夫人自幼是一股霹雳火爆的脾气,做闺女之时,动不动便拔刀伤人,她洛阳金刀门艺亮势大,谁都瞧在她父亲金刀无敌王元霸的脸上让她三分。

    现下儿子闯了祸,生为人母,王夫人自是极力护短。

    “你杀了人之后,尸体是如何处理的?”林震南问道。

    吴良言道:“我让郑镖头他们把尸体烧了,并没有留下什么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林震南叹息一声,抽了一口烟,长长的喷了口烟,说道:“你做的不错,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原本我们邻家先祖就与青城派结怨,我打从三年前,每年春秋两节,总是备了厚礼,专程派人送去青城派的松风观、可是这余沧海从来不收,前段时间余沧海终于收了咱们的礼物,还说派了四名弟子到福建来回拜我们,如今亲子被杀,旧恨未去,又添新仇,势必不会善罢甘休,我们得早作准备!”

    “爹,那余沧海是在您辞官归隐后收的礼,还是辞官前收的?”吴良问道。

    林震南皱眉:“辞官之后,有何不妥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奇怪,他早不收,晚不收,为何偏偏等爹辞官之后就收了,而且还特意派遣弟子前来回礼,可是我见那余人彦与贾人达身无长物,并未带什么礼品,此事多半有诈。”

    吴良循循善诱,同时悄悄的注意林震南的神情。

    林震南对武林之事并不是很清楚,但常年为官,还创立了偌大的福威镖局,情商并不低,听到此言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吴良话中的信息量很大,那余沧海显然是没安好心,明面上放下仇恨,只怕是不想打草惊蛇,如此作为,显然想对他林家不利啊!

    林震南惊出一身冷汗,同时考虑其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商量再三,林震南与王夫人如今也没有什么好办法,只想在青城派动手之前,前往金刀王家寻求庇护。

    说到底,林震南的心态还是留于官商之间,缺乏武林中人的血勇。

    至于王夫人的父亲,洛阳金刀门掌门金刀无敌王元霸,在江湖上也算一方势力,如果得到金刀门众人的支持,结合福威镖局本身的势力,倒真不惧青城派。

    可吴良想得更深,福建去洛阳千里迢迢,且不说青城派不可能等他们到了洛阳才动手。

    那金刀王家除了母亲王夫人之外,都不是什么好鸟。

    当初让王夫人嫁给林震南,估计和岳不群让岳灵珊嫁给林平之的想法差不多,都是想得到林家的《辟邪剑法》。

    原剧情中,金刀门人只是猜测令狐冲可能得了《辟邪剑法》,便威逼利诱,那副嘴脸当真可憎。

    求人不如求己,吴良对于王家不抱希望,加紧修炼。

    林震南忧心忡忡,加紧修炼的同时,让手下的人加强防备,避免被人偷袭。

    一连两天,风平浪静,吴良的修为一日千里,如今已突破了奇经八脉中的带脉,单就内功而言,已经接近二流武者的程度。

    要知道平常人从三流武者晋升二流武者,少则数年,多则数十年,就比如林震南,如今四十出头才摸到二流武者的门槛,若非吴良提供改良版的《辟邪剑法》,估计这辈子都别想突破。

    短短数日就做到如此程度,吴良的进步,不可谓不快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久久不见青城派动作,林震南的戒心开始松懈,心中安慰着自己:“或许是自己想多了!”

    可该来的还是得来。

    第三天,夜晚。

    江水之中,十数名青城派潜在水中,遥遥观望着林家大船。

    这些青城派的弟子水性不错,都精通闭气之***番下水,封锁大船,避免林震南一家跑路。

    这一波是带头下水的是侯人英,他旁边跟着同为青城四秀的于人豪,还有十几个青城派的精英弟子。

    “咱们偷摸上去,先解决那些趟子手和镖师,再抓林家三口逼问出辟邪剑法。”于人豪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父对《辟邪剑法》非常重视,不容有失,都机灵点,不要放走一个。”

    侯人英大手一挥,十数名青城派弟子顿时向大船游去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伴随着轻微的出水声,侯人英、于人豪带领的十八名青城派弟子破水而出,从不同的角度攀爬上船。

    河水涛涛,他们的动静很轻,那些武功低微的趟子手和掌舵的船员根本发现不了。

    船舱中的吴良却猛然睁开双眸,快步走出船舱,一跃到船帆之上,居高临下的看向四周。

    只见一些穿着夜行服的人,手持长剑,偷偷摸摸的翻身上船,身上不断滴下水渍,将船板打湿一片。

    吴良没吭声,他并不能肯定眼前这伙黑衣人就是青城派的人,但这些人半夜偷摸上船,显然没安好心,自然不用对他们客气。

    从内存空间取出一排绣花针,吴良以特殊的手法射出。

    绣花针细小,轻便,隐蔽性好,可大量携带。

    缺点就是实战威力小,毕竟如果刺不中要害,人被扎一针不会有太大影响,所以武林中一般人很少用针作为武器。

    但经过《辟邪剑法》中独特的手法射出,绣花针的杀伤力会得到极大的曾强,加上其隐蔽性,可以说是老阴逼的最爱。

sun596.com 781tyc.com 79pj.com 716sb.com 申博娱乐手机登入
高尔夫注册开户 威廉希尔公司城管理网 t6娱乐赌场 蓝博娱乐太陽城最高返点 钻石娱乐美女客服
彩788bbin女优棋牌 新博娱乐账号注册最高占成 财神彩票网站 竞博游戏 亦博网投最高占成
奔驰代理专员发放佣金 世博游戏体育最高占成 申博网上登入 尊亿娱乐游戏 多宝娱乐游戏平台最高占成